<fieldset id='qdwyb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qdwyb'><div id='qdwyb'><ins id='qdwy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qdwyb'></ins>

        1. <tr id='qdwyb'><strong id='qdwyb'></strong><small id='qdwyb'></small><button id='qdwyb'></button><li id='qdwyb'><noscript id='qdwyb'><big id='qdwyb'></big><dt id='qdwy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dwyb'><table id='qdwyb'><blockquote id='qdwyb'><tbody id='qdwy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dwyb'></u><kbd id='qdwyb'><kbd id='qdwyb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qdwyb'></dl>
          <span id='qdwyb'></span>
          <i id='qdwyb'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qdwyb'><em id='qdwyb'></em><td id='qdwyb'><div id='qdwy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dwyb'><big id='qdwyb'><big id='qdwyb'></big><legend id='qdwy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qdwyb'><strong id='qdwy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第一排-最後一排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有時候,幸福已經很近瞭,沒有勇氣時,我們看不見它。
            念中學的時候,她坐在第一排,他坐在最後一排。他們的目光不曾相遇。
            在班上,她是個乖女孩,成績也不錯;而他是調皮的,不羈的性格讓老師很是頭疼。他挨罵時,她會在前面偷偷地微笑,卻不曾回頭。
           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他開始出現在她的夢裡。她的眼中有瞭他,他卻繼續著自由恣意的日子。靜靜地,她坐在第一排,幻想著她無法到達的那個他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命運有時是奇妙的,原本不相交的兩條平行線突然有瞭交點。班上調座位,他倆成瞭同桌。高大的他坐在她嬌小的身軀旁,這種突如其來的幸福讓她快樂得不知所然。
            她從未這樣近地看過他,這讓她感覺每天都生活在夢裡。他的笑,他輕輕地眨眼,他微微地皺眉,都那樣細致地被她捕捉到瞭眼裡。上課時,他同她偷偷地在課桌下玩猜手指的遊戲。當她纖小的手指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時,她看清瞭他手上有一顆痣。她突然明白瞭張愛玲筆下的那顆朱砂痣,是怎樣印到心裡去的。
            幸福往往很短暫,還長著翅膀。在她蝴蝶般快樂得微微顫抖時,又一次的調座位讓他們各歸其位。他提著書包離開她走向最後一排,她坐在那裡,沒有回頭。直到她的臉深深地埋進書裡,眼淚才慢慢地流瞭出來。
            畢業後,她來到北國一個陌生的城市讀大學。繽紛的校園中,時光流逝,她平靜依舊,沒有故事。莫名的孤獨,讓她常常流連網絡,同親朋故友聊天。在那裡,她遇到瞭南方一個叫果的男孩。他們仿佛是多年的朋友,一開始就聊得很是投緣。但她執意不願觸及感情,這讓果常常欲言又止。直到有一天,他對她說:世上最遠的不是天與地,不是生與死。而是你就在我的前面,卻不知道我愛你……看著閃爍的文字,      她突然哭瞭,為果的苦,她的苦。她想到瞭那場無人知曉的燦爛與凋零,讓她害怕的距離,又這樣橫在她的生命中。
            拭幹心底的淚,她突然有瞭決定……
            見面那天,她先到瞭,坐在咖啡廳一角慢慢地等他。窗外,冬天來瞭,又會有一場雪。她感到瞭幸福,仿佛這一刻她已等待瞭許多年。
            他的身影出現瞭,他微微地皺眉,眨瞭眨眼,又露出瞭不羈的笑容。她,錯愕得恍惚起來,眼裡的笑漸漸凝成瞭冰:最後一排的他,是怎樣穿越世上最遙遠的距離,來到她身邊的?
            有時候,幸福已經很近瞭,沒有勇氣時,我們看不見它。